Right now, there are brilliant student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sitting in classrooms at our top universities. They’re earning degrees in the fields of the future, like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 But once they finish school, once they earn that diploma, there’s a good chance they’ll have to leave our country. Think about that.

Intel was started with the help of an immigrant who studied here and then stayed here. Instagram was started with the help of an immigrant who studied here and then stayed here. Right now in one of those classrooms, there’s a student wrestling with how to turn their big idea—their Intel or Instagram—into a big business. We’re giving them all the skills they need to figure that out, but then we’re going to turn around and tell them to start that business and create those jobs in China or India or Mexico or someplace else? That’s not how you grow new industries in America. That’s how you give new industries to our competitors. That’s why we need comprehensive immigration reform.

President Obama in Nevada today, laying out a four-part plan for comprehensive immigration reform
(via barackobama)
目录 观点

黑客帝国-2013.01.27

目录 观点

周末看完了《黑客帝国》三部曲

这是一部机械文明利用人类思想完成自我进化的故事

如果机器能够自我革新,创新适合机械世界的最基本的理论

不再复制和使用人类发现的理论

进而让生命体完成从碳基生命到硅基生命的进化

那的确没人类什么事儿了

我说这也是自然规律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情愿人类灭绝

室友的提问也有含义:“上帝创造了人类,那人类还要上帝干什么?”

作为约束机械社会的道德准绳?

用来提醒机械世界

Where are you from?

逃离德黑兰-We gambled,We rolled the dice,We won

目录 观点

首先得说,这是一部纪实性质的电影

以下单位在片中受到了褒奖:

好莱坞,中情局,美国政府以及加拿大政府

当然,邪恶的不可理喻的伊朗人总是被批评的

故事很吸引人,情节紧张,几个配角的表演都非常有张力,我非常喜欢

时间是1979年,冷战高潮,美国政府收留了倒台并且罹患癌症的前伊朗暴君,沙赫

宗教首领霍梅尼回归后,愤怒的伊朗人觉得沙赫,这位西方世界培养的傀儡应该回伊朗受审,他们闯进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扣留了大使馆工作人员作为人质与西方世界谈判

因为是聚光灯下,这些人质顶多会受到心理上的折磨,伊朗人也不敢对抗整个世界

但另外逃出去的6名美国人,藏在加拿大使馆,躲藏本身就说明他们有问题,如果他们露面,不需要审判就会以间谍罪被处死

电影讲的就是一名CIA特工如何伪造一部并不会拍摄的假电影来营救这6个人的故事

By the way,伊朗人为了找这6个人的确花了很多心思啊,那些拼接已经绞碎的文件和照片的童工,得是多大的工作量,可惜so close

回到这部电影的导演加主演,本阿弗莱克

可能看完的人会对阿本的表演没什么印象,情节太吸引人,演员的表演成了其次

片中他的台词不多,拿着一手烂牌但佯装冷静看着赌桌上的牌,一副等待对手底牌最后揭晓的表情

他与妻子,孩子分居,住在旅馆,吃中餐,有些消极

作为有营救人质经验的人,他被叫去总部提供建议

否定了其他人提出的建议,他也没有找到好的办法

偶然的机会,他想到了《Argo》这个点子,虽然是坏点子里面最好的,仍是赌博,而且搭上自己的性命

遇到阻挠时他不像一般的打鸡血中情局特工那样不停的抽烟,挠头,松领带,挽袖子打电话

他从头至尾都冷静,情绪几乎没有波动,就像把以前的表情都藏起来了

他需要让困在加拿大使馆的6个人相信自己正在参与拍摄一部科幻电影,来到伊朗取景,并且在出境面对质询时让伊朗革命卫队也相信。

上头的中途变卦也没有让他发飙,只是让他有些沮丧和遗憾

双重的沮丧下他还是决定赌一把

带着6个人去机场,登机前最后一关被革命卫队扣住了,这里是高潮

6人中会波斯语的那位这个时候接管了导演的角色,用自己绘声绘色的描述加上镜头画板,让质询他们的革命卫队陶醉在情节里面了(想象力是一种通用语言,好莱坞的又一次胜利)

当然好莱坞化妆师的鼎力配合也是成功的关键

行动开始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效率还是很高的,也没有官僚之间的层层上报,Bravo,Uncle Sam!

奇怪的是,飞机飞出伊朗边境时,6个人起立相互拥抱,庆祝逃出鬼门关,只有会波斯语的那位跟阿本握了手

故事结束,他们回国,加拿大人得到褒奖,伊朗人羞愧的宣布与加拿大绝交

而这个任务直到2001年才解密,策划这项任务的特工获得了CIA授予情报员的最高嘉奖-情报之星

这样一部高姿态颂扬幕后无名英雄为普通美国人无私奉献的电影,实在太和奥斯卡委员会的胃口了

所以得说好莱坞的电影人总是变着法子表扬自己,We can make everything hap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