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总统的人真的要从小开始打算盘

今天和媳妇儿聊high了,本来没聊到政治资本,发散开了,必须写下来。

聊起她看到的北京的一波年轻心理咨询从业者组织了一个网站来承载心理咨询的线上内容以及咨询售卖入口,结合了门户和问答,有发展成垂直心理咨询门户社区的潜力。

这是一个目前看起来挺时髦也挺好的事情,一方面能够帮助线上的人了解心理方面的知识,解答心理疑惑,又可以从线上把流量导给咨询师做线下的沙龙和客户,作为这种连接B和C的平台,商业模式非常清晰。

其实自从进入个人媒体时代,这种有专业技能的人通过社交媒体售卖自己的技能,增加个人影响力,塑造个人品牌的门槛越来越低,特别是和健康,健身,心理学,演讲学,法律学,下厨,医学用药这种和个人生活关联密切的行业,这对社会来说是好事情。

专业技能更好的转化为财富和名望,普通人有了自己的奋斗出路,这在中国已经是非常牛逼的事情,以至于我的前老板发出这样的感慨:“以后人都不用上班了,大部分人从事创意性的工作,只为了满足粉丝的某种需求”,所谓技能转化为名声,名声转化为财富。

财富再转化成权力?

no,这条路,目前还比较少的人在走,而且大佬尚且都没有进入游戏圈

财富名望保值10年,权力保值100年

体制原因,USA的富人和商人可以通过资助政党候选人一方面达到自己的商业目的,一方面享受控制的快感,可能我才疏学浅,但我觉得政治就是控制与被控制的艺术,政治资本也就是控制更多人为自己所用的能力。

在美国,这个能力叫选票。

在中国,这个能力叫?

还是选票,只不过人民看不到,但人民其实已经投出了这张选票

各地的人大代表都是人民或者代表人民的人选出来的,基层选举出来的

这些人,基本心狠手辣,能死磕自己,拿自己不当人,拿别人更不当人,都是各行各业名声最好的劳模,虽然不排除有些人大代表或被派别拉拢,或被派别威胁,或被派别实际控制

人民是看他们的技能和名声选的他们,他们也基本在当地走上了技能转名声或转财富的道路,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过程对他的实际生活影响很小,因为一张选票换来实际利益还能让家里人吃好穿暖,孩子送出国,人大代表图的是这个

就我接触过的人大代表,只有实际掌权的人大代表的选票才有实际效力

一个劳模医生的选票当然是被院长控制的,投他一票,咱们院明年就有更好的拨款和效益

一个劳模教师的选票当然是被校长控制的,投他一票,学校就能增加收入,扩大生源

一个劳模公安的选票当然是被政法委控制的,投他一票,你的干警兄弟们的待遇就能有所提高

别觉得我偏激,其实政治在全世界范围内,在人类社会中,基本都是一个模式

举个例子,《纸牌屋》里的夫妻俩可谓都是顶尖政治玩家,老婆什么都不干,就等着丈夫支持的企业给自己的公益事业捐款去非洲挖井,还高薪挖了另外一个波西米亚风的斯坦福毕业生挖井人

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在非洲挖井,我不赚钱,我还有名声嘛

为全世界消除贫困做出卓越贡献

为全世界抗癌,抗艾,抗结核,抗白内障免费做出卓越贡献

功德无量,技术精湛,大恩大德

自然受人崇敬,名声自然就转化为政治资本了

所以,那些常春藤的头名毕业生真的不傻,他们一毕业就扎进非洲或者印度从事公益事业

For a better life,for you,for myself.

和做公益相比,赚钱走上政治道路的过程略显曲折

在国内,这条路一样是可以复制模仿的,只是有天花板

从事公益事业秀可以带来名望和影响力,但很难转化为政治资本

天花板就是出身

这是天注定的,你出身不是根正苗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触及权力顶峰

举一个例子

如今上面喜欢足球,要搞足球,这位就去凑足一支有想法,有技术,有经验的班子,认认真真搞搞足球,以再次冲进世界杯为目标,再次举办世界杯为终极目标,联合多个部门,体育总局先反腐,教育部打头,住建部,卫生部配合,保证足球土壤落地生根,再顺带把老家的几个关系户的孩子弄进足球队一起出访

足球搞好了,大家都开心,这位也收获了政治资本,进入权力核心

所以回到最开始,把心理学这门窄学科转化成政治资本,我猜,得到国家成立青少年心理健康委员会,社会科学院社会心理委员会

但这样的学科精英毕竟进不了党校和公检法系统

所以说,想当总统的人真的得从小开始打算盘

人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