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杀手-《低俗小说》

这部电影我看了应该有好几遍,实在喜欢,印象最深的一次还是11年在武汉和蔡飞在我家里看的时候,指着Vincent说长得像他。

前段时间偶然瞟到2年前发表的一篇和Vincent(约翰·特拉沃尔塔主演)有关的影评,大致总结了他饰演的角色为何最后会死,从一些细节习惯说明,他最后的死亡完全是自己造成的,这篇影评在这里:

Vincent为什么会死

还记得看这片的时候,觉得Vincent是一个挺可爱的人,死的时候那么突然,当时内心还有一些惋惜,现在再回去看,觉得这个没什么,电影里死个人,不必去神伤,娱乐时代,他的死亡是剧本的安排。

我想说说他们俩的区别。

Vincent在开头和Jules(塞缪尔·杰克逊饰演)在一开头讨论Foot Massage的时候,Vincent是比较谨慎小心的,很懂江湖规则(不要勾老大女人),也不觉得那位被老大扔下阳台弄成哑巴的人有什么无辜,江湖就该尊重江湖的规则。Jules内心反而有些标准,觉得老大做得太过,表现得像个老愤青。这里的一个小细节是:Vincent甚至敢拿Jules做massage开玩笑:Would you give me a foot massage?

这是他们理性和感性表达的区别:

江湖规则将人物化,内心规则对立于江湖,视人为人。Vincent尊重江湖规则,Jules尊重内心规则。

进屋后,Jules的solo表演开始了,从内心到表面,演技爆棚,而Vincent则扮演那个silent one,和所有人都保持更远的距离。Jules进屋后彬彬有礼,然后逐步残暴爆发,吃汉堡时说自己被女朋友改变了习惯改吃素,又毫不客气的把对面咬了一口的汉堡吃了大半,喝了一整杯的雪碧。最后开枪前又上演了那段“杀人独白”,遵循他内心的规则,当面射杀了对方,这时候Vincent在背后开枪。

这一段我把它理解为Jules内心自身的极大释放,这是他自己的仪式。而Vincent显然是不适合这个场合的,他在这个场景下显得格格不入。

在被一把马格南打光了子弹而他们两人毫发无损之后,他们俩变了。

Vinecent不相信上帝,而Jules认为这是Divine intervention,神挡住了那些本该射向他的子弹,Jules在最后餐厅的那幕说明他最终决定放弃内心那个残暴的自己,用自己钱包里的钱买了Pumpkin一条命。而Vincent在遭遇一连串不小心的accident(射爆别人脑袋,弄脏Jimmy的毛巾,说话得罪Wolf)以及餐厅之后,还去招惹了Butch,差点动手,最终在蹲坑时被杀。

在Jimmy家的时候,Jules有一幕很有趣,一个杀手,一早9点不到浑身是血带了一具无头尸体去朋友家,居然没忘了世俗规则,夸赞Jimmy的好咖啡来缓解尴尬。而Vincent在这一幕完全是犯了错还不肯认错的小孩子,天性如此。

他俩人生态度的区别:

Vincent任天性,迫于强权。Jules尊重传统,控制天性。

我认为Vincent的moment是那段和Mia的Jack Rabbit Slims Twist Contest。那一段他极力释放,舞步严肃却又不失轻松,最后完全沉浸在舞步中。

最后结尾,Vincent其实不适合做杀手,或者说,他的性格使他做不好黑帮杀手。

一个杀手应该是一部精确的杀人机器,从没人提起过(因为没人敢),从没人见过(见过的人都死了),从来不会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自己就成了任务)。

所以,我们就在昆汀的《杀死比尔》中见识到了最牛逼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