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夜色人生》

这是一本为数不多的让我连读两次的小说

同名电影即将上映,拭目以待,如果国内引进,我一定会去影院再看一次

同《教父》一样,这个故事是由父子关系作为暗线的黑帮奋斗史,我把我非常喜欢的文字标注记录下来,在萝卜书摘app上我也建立了这本书的圈子,欢迎喜欢这本书的人一起加入:http://t.cn/RfXjZ5b

另外找到了这本书英文原版的kindle版和epub版
mobi格式(适用于kindle)下载链接: http://pan.baidu.com/s/1nvxyxKH 密码: t34c
epub格式(适用于多看,iBook及其他阅读器)下载链接:链接: http://pan.baidu.com/s/1sltm2Vb 密码: xce7
 
夜色人生
(美)丹尼斯•勒翰(Dennis Lehane)

第一部 波士顿 1926—1929
标注(黄色) – 1 一名12点的男子,身在9点的城市 > 位置 281
她的目光离开手枪 ,沿着他的前臂上溯 ,他感觉她目光所及之处 ,毛发都分开了 。她的眼睛一路看过他的胸口 ,往上到他的喉咙 ,翻过他的下巴 ,最后停在他的双眼 。此时她的眼神更饱满而鲜明了 ,亮着某种文明开始前几世纪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亮光 。
 
标注(黄色) – 2 她心中的空缺 > 位置 373
看着父亲时 ,则看到了黄褐斑和松弛的肌肉 ,看到死神凌晨 3点站在床尾 ,一只脚不耐烦地轻敲着地面 。
 
标注(黄色) – 2 她心中的空缺 > 位置 387
艾玛在每个适当的地方微笑或大笑 ,但乔看得出来她是装的 。他们全都在假装 。乔和托马斯假装彼此还有父子之情 ,艾玛则假装没发现他们其实并没有 。
 
标注(黄色) – 2 她心中的空缺 > 位置 426
对于某些拥有权力的人来说 ,权力像一件不合身或穿了会发痒的大衣 。但托马斯 ·考克林身上的权力 ,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伦敦高级货 。
 
标注(黄色) – 2 她心中的空缺 > 位置 431
暴力是会生育后代的 。你的暴力所制造出来的孩子 ,会以野蛮 、愚蠢的形式回报到你身上 。你认不出那是你的孩子 ,但他们认得你 。他们会把你当成目标 ,认为你活该遭受他们的惩罚 。 ”
 
标注(黄色) – 2 她心中的空缺 > 位置 438
“乔瑟夫 ,暴力繁衍出暴力 。一定的 。 ”他双手放开 ,看着儿子 , “你加诸这个世界的 ,总会回到你身上 。 ”
 
标注(黄色) – 3 希基的白蚁 > 位置 492
今天他们可能收了 《波士顿环球报 》的钱 ,去烧掉一个 《标准晚报 》的报摊 ;明天又拿 《美国人报 》的钱 ,去烧掉 《波士顿环球报 》的报摊 。
 
标注(黄色) – 3 希基的白蚁 > 位置 634
烟雾在树林里飘移 ,是油腻的黑烟 ,不太浓 ,在树干间移动 ,像是在寻找某个人 。
 
标注(黄色) – 3 希基的白蚁 > 位置 642
他看到一棵枯干的小树在燃烧 ,两根最大的树枝弯向中央的火球 ,像一个人想拍熄自己燃烧的脑袋 。
 
标注(黄色) – 4 中心的洞 > 位置 766
但他人生的中心有个洞 ,他和父母之间的鸿沟 ,正反映了他父母彼此间的鸿沟 ,以及他母亲和整个世界的鸿沟 。早在他出生之前 ,他父母就在进行一场战争 ,尽管以和平收场 ,但这种和平脆弱得不堪一击 ,连承认和平的存在都有可能导致破裂 ,因此从来没有人提起过 。他们两人之间的战场依然存在 。
 
标注(黄色) – 4 中心的洞 > 位置 789
如果你要离开这个国家 ,为什么把钱留在这里 ?这样我就可以回来拿钱了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拿钱 ?以防万一今天晚上没走成 。原来这就是你的答案 。什么答案 ?这事情没有答案啊 。你不希望他们在你身上发现那些钱 。
 
标注(黄色) – 5 粗暴的工作 > 位置 820
因为死亡终将到来 ,只是个遥远的可能性 。但眼前 ,却是个冷酷无情的事实 ,不管他高不高兴 。
 
标注(黄色) – 5 粗暴的工作 > 位置 920
乔的脑袋已经缓缓转向左边了 。他又转回来 ,看着阿尔伯特同情的目光 。
“我很确定 ,你死的时候会告诉自己 ,你这么做是为了爱情 。 ”阿尔伯特朝乔露出凄惨的笑容 , “但这不是你搞砸的原因 。你搞砸是因为那是你的天性 。因为在骨子里 ,你对自己做的事情有罪恶感 ,所以你想被逮到 。只不过在这一行 ,你每天夜里都要面对自己的罪恶 ,你要把它在手里转来转去 ,捏成一个球 ,然后丢进火里 。但是你啊 ,你偏不 ,于是你短暂的一生都在期望某个人会来惩罚你的罪孽 。好吧 ,我就是那个人 。 ”
标注(黄色) – 5 粗暴的工作 > 位置 952
阿尔伯特的脸色柔和下来 。 “我不能留你这条命 ,乔 。如果有别的路 ,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事情也跟那妞儿无关 ,你听了或许会好过一点 。要找婊子到处都有 。已经有个漂亮的新姑娘在等我了 ,只等我把你料理完 。 ”他审视了双手一会儿 , “可是你不经我允许 ,就跑到一个小镇乱开枪 ,抢了六万块钱 ,还弄死了三个警察 。搞得我们全都很难看 。现在全新英格兰地区的警察都认为 ,波士顿的黑帮是一群疯狗 ,所以得像对付疯狗一样杀光 。我得让每个人明白 ,事情实在不是这样的 。 ”他对卢米斯说 , “彭斯人呢 ? ”
 
标注(黄色) – 6 所有罪孽深重的圣人 > 位置 1098
出于某些他们可能永远无法了解的原因 ,保罗 ·巴托罗开的汽车里塞满了火腿罐头 ;不但堆满了后座 ,连前面乘客座的置脚处都塞满了 。当时他在佛蒙特州圣奥本斯 (离加拿大边境大约十五英里 )的南主街闯了个红灯 ,一名州警想把他拦下 。保罗跑掉了 。那个州警追上去 ,其他州警也加入 ,最后在艾诺斯堡瀑布村的一座乳牛场附近把保罗的车逼出了路面 。那是个晴朗的春日午后 ,警方至今仍不确定保罗下车时是否掏出了枪 。可能他的手伸向了腰带 。也有可能他手举得不够快 。但这两兄弟曾在另一条相似的路上射杀了州警雅各布 ·佐伯 ,于是这些佛蒙特州警不敢冒险 。每个警察都至少开了两枪 。 “当时支援的警察有多少 ? ”威尔森问 。 “我敢说有七个 。 ”
“那歹徒身上中了几枪 ? ” “我听说是十一枪 ,要等验尸后才能确认 。 ” “那迪昂 ·巴托罗呢 ? ” “应该是躲到蒙特利尔去了 ,或者在那附近 。迪昂向来比他哥哥聪明 ,保罗就不太知道避风头 。 ”
 
标注(黄色) – 6 所有罪孽深重的圣人 > 位置 1116
他是全波士顿最优秀的刑事辩护律师 ,遥遥领先其他人 。这些年来 ,托马斯交给地检署起诉 、罪证确凿的案子 ,杰克 ·德贾维斯至少破坏了两打 。有人说 ,等到杰克 ·德贾维斯死掉上天堂后 ,会把他以前的当事人一个个都从地狱里救上去 。
 
标注(黄色) – 7 它的嘴巴 > 位置 1298
那是个老人 ,戴着一副对于他的脸来说过大的厚眼镜 。乔一跛一跛地穿过院子时 ,那老人走向他 。星期六排队冲澡时 ,那老人也在队伍里 。乔会记得他 ,是因为他看起来很虚弱 ,你只能猜想他坐牢太久 ,已经被这个监狱的种种恐怖状况折磨成那副样子 。
 
标注(黄色) – 7 它的嘴巴 > 位置 1301
“你觉得他们会很快就派不出人来跟你打架了吗 ? ”他跟乔的身高相仿 ,头顶秃了 ,脑袋两侧生着短短的银发 ,细如铅笔的小胡子也是银色的 。两腿很长 ,上身短而粗壮 ,两手很小 。他的动作看起来小心翼翼 ,几乎是蹑手蹑脚 ,像个夜贼 ,但双眼纯真而充满希望 ,像个第一天上学的孩子 。
 
标注(黄色) – 7 它的嘴巴 > 位置 1330
“我没要求你保护 ,马索 。 ” “人生中有多少事情 ——无论好坏 ——能由我们决定要不要呢 ? ”马索放开乔的肩膀 ,一手放在眉毛上方遮挡阳光 。之前乔在他眼中看到的纯真 ,这会儿变成了狡狯 。 “从现在开始 ,喊我佩斯卡托先生吧 ,乔瑟夫 。另外 ,下次见到你父亲时 ,把这个交给他 。 ”马索把一张纸条塞到乔的手里 。
 
标注(黄色) – 8 在昏暗中 > 位置 1590
他曾告诉这个儿子 ,人生就是运气 。但他越老就越明白 ,人生同时也是回忆 。点滴时刻的事后回忆 ,往往比发生的当时更珍贵 。
 
标注(黄色) – 8 在昏暗中 > 位置 1591
出于习惯 ,他伸手去拿怀表 ,这才想起已经不在他口袋里了 。他想念那块怀表 ,即使那块怀表的真相比传说中更复杂一点 。那是老巴瑞特 ·史丹佛送他的礼物 ,这点没错 。而且毫无疑问 ,托马斯的确冒着生命危险 ,救了柯蒙广场第一波士顿银行的经理小巴瑞特 ·史丹佛一命 。另外 ,托马斯值勤时 ,用他的转轮手枪开了一枪 ,射中了二十六岁的抢匪莫里斯 ·道布森 ,让他当场毙命 ,这点也没错 。
但是扣下扳机前的那一瞬间 ,托马斯看到了其他人没看到的 ——莫里斯 ·道布森的真正意图 。首先 ,他告诉被挟持的人质小巴瑞特 ·史丹佛说道布森企图杀他 ,然后又告诉搭档艾迪 ·麦肯纳 ,接着是他的直属上司 ,再来是波士顿警察局枪击调查委员会的成员 。经由他们允许后 ,他又把同一个故事告诉媒体和老巴瑞特 ·史丹佛 ,而老巴瑞特感激得要命 ,于是把当年在苏黎世由百达翡丽老板乔瑟夫 ·艾米尔 ·翡丽亲手交给他的那块怀表 ,送给了托马斯 。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托马斯拒绝了三次 ,但老巴瑞特 ·史丹佛就是坚持要送 。所以他戴着那块怀表 ,不是因为很多人以为的光荣 ,而是心怀一种严肃而私密的心情 。在传言中 ,莫里斯 ·道布森企图杀掉巴瑞特 ·史丹佛 。既然当时他把枪口对着巴瑞特的喉咙 ,谁会怀疑这个说法呢 ?但最后那一瞬间 ,托马斯在莫里斯 ·道布森眼中看到的 ——的确就是那么快 ,只有一瞬间 ——却是投降 。托马斯站在四英尺外 ,拔出转轮手枪 ,稳稳地握在手上 ,手指放在扳机上 ,准备要按下了 ——非按下不可 ,不然当初干吗拔枪呢 ? ——却看到莫里斯 ·道布森卵石灰色的双眼里掠过一抹认命的神情 ,接受自己要去坐牢 ,接受这件事结束了 ,于是托马斯觉得自己很不公平地被否定了 。至于否定什么 ,一开始他也说不上来 ,一等他扣下扳机 ,他就懂了 。
 
标注(黄色) – 8 在昏暗中 > 位置 1605
那颗子弹从莫里斯 ·道布森的左眼射入 ,他还没倒地就死了 。发烫的子弹把小巴瑞特 ·史丹佛太阳穴下方的皮肤烧出一道浅痕 。当那颗子弹达到当初使用的目的 ,托马斯明白之前否定他的是什么 ,而他又为什么要采取如此不可挽回的手段去修正那种否定 。当两个人拔枪相对 ,就是在上帝面前订下合约 ,唯一可以接受的结果 ,就是其中一个把另一个送回家去见上帝 。
 
标注(黄色) – 8 在昏暗中 > 位置 1611
尽管他对自己那天的行动或获赠那块怀表并不觉得光荣 ,但他每次出门 ,都一定随身带着那块怀表 ,因为这块怀表见证了警察这一行的重责大任 ——我们执行的不是人类的法律 ,而是自然的意志 。上帝不是什么云端的白袍国王 ,老是一时冲动去干涉人类事务 。他是冶炼中的铁 ,也是炼铁炉内燃烧百年的烈火 。上帝的法则就是铁与火的法则 。上帝就是自然 ,自然就是上帝 ,两者都不能单独存在 。
 
标注(黄色) – 9 老大的决定 > 位置 1779
灯光照到巴佐 ·契基思身上 ,子弹随即从他后脑勺射入 ,再从脸部中央穿出 ,连带轰掉了鼻子 。波卡斯基眨眨眼 ,接着喉咙开了个洞 ,一道红色水流涌出 ,他仰天倒下 ,双脚扭动着 。奥顿 ·道格拉斯冲向洞口的阶梯 ,但塔楼警卫的第三发子弹像一根大槌子似的击中了他的后脑 。他倒在洞口的右边 ,上半个脑袋没了 。
 
标注(黄色) – 9 老大的决定 > 位置 1782
乔看向灯光 ,三个死人溅得他满身是血 。楼梯底下的人大叫着奔逃 ,他真希望能加入他们 。这是个异想天开的计划 。灯光照得他目盲的时候 ,他可以感觉到枪的瞄准器对准自己的胸口 。子弹会是他父亲警告过他的暴力产物 ,不光会报应到他的父母身上 ,也会报应到他的子女身上 。他唯一能给自己的安慰就是 ,这样会死得很快 。十五分钟之后 ,他就可以跟他父亲和艾迪叔叔相聚 ,一起喝啤酒了 。
 
标注(黄色) – 10 探访 > 位置 1885
“夜晚 ,有它自己的一套规则
 
标注(黄色) – 10 探访 > 位置 1911
乔试图从那些话中得到抚慰 ,但他知道如果那些都只是空话 ,那么他的刑期感觉上就会有两倍长 ,因为他会怀抱着希望 。
 
标注(黄色) – 10 探访 > 位置 1919
乔知道和平真的降临查尔斯城监狱的那一刻 ,是他和阿尔伯特 ·怀特手下两个坐牢的制酒好手达成协议 ,要继续在狱中做他们的老本行 。很快地 ,警卫们开始把琴酒偷渡运出查尔斯城监狱 ,那玩意儿质量太好了 ,外头甚至给它取了个浑名 “刑法典 ” 。
 
第二部 伊博市 1929-1933
标注(黄色) – 11 全城最棒的 > 位置 2015
他们走过乔旁边时讲着西班牙语 ,又急又轻 ,那女子很快瞥了乔一眼 ,快得他怀疑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标注(黄色) – 11 全城最棒的 > 位置 2125
“就吃这个吧 。 ”乔说 。他合上菜单 ,截住侍者的目光 。
 
标注(黄色) – 12 音乐与枪 > 位置 2296
乔寻找着他脸上夸大 、骄傲或自我夸耀的痕迹 ——他认为 “白手起家 ”的人 ,通常都会有这些弱点 。
 
标注(黄色) – 12 音乐与枪 > 位置 2395
艾斯特班伸手到办公桌上 ,拿来一张纸 。他调整了一下眼镜 ,看着纸上的字 。 “勃朗宁自动步枪 、自动手枪 ,还有点五零口径机关枪加三脚支架 。 ”乔看着迪昂 ,两人低声笑了起来 。
 
标注(黄色) – 12 音乐与枪 > 位置 2400
一下 , “距离这里九个街区 。 ” “你要我们去突袭一艘军舰 。 ”乔说 。 “没错 , ”艾斯特班看看表 , “两天之内 ,拜托 ,不然船就要离开了 。 ”她把一张折起来的纸递给乔 。乔打开 ,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一处空洞 ,想起自己曾拿着折起的纸条交给父亲 。他花了两年时间告诉自己 ,杀死父亲的不是那些纸条 。有些夜里 ,他几乎相信了 。
 
标注(黄色) – 13 心中的洞 > 位置 2421
人死了并不会去到更好的地方 ;这里才是更好的地方 ,因为你没死 。天堂不在云端 ,而在你肺里的空气中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26
“那 ,呃 ,她有多容易爆炸 ? ”乔问 。谢尔登双眼充满深情 : “用槌子敲她一整天 ,她也不会生气 。 ”他抚摸着褐色包装纸 ,像在抚摸一只猫的脊椎 , “把她丢到空中 ,落下来时你也不必逃开 。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33
他和迪昂始终不谈自己有多害怕 ,因为不必开口 ,那种恐惧充满他们的双眼 ,充满车内 ,让他们的汗水发出金属味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41
他们颠簸着开了一个街区 ,然后在车阵中停下来 ,乔努力压抑着跳下车 、抛弃迪昂 、丢开这整个计划的冲动 。哪个脑袋正常的人 ,会载着一颗他妈的炸弹在路上跑 ?哪个人 ?精神错乱的人 。想死的人 。认为幸福只是安抚人心之谎言的人 。但乔见识过幸福 ,他知道幸福的滋味 。而现在他冒着再也不能体验幸福的危险 ,运送一件威力足以把三十吨引擎炸得穿透钢制船身的爆炸物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46
最后一英里路是最可怕的 。他们下了甘狄大桥 ,沿着一条与铁轨平行的泥土路行驶 ,道路的右半边在热气中崩塌 ,到处都是裂缝 。闻起来一股霉味 ,好像有什么东西爬进那堆温热的烂泥中 ,死在里头 ,而且会待在那儿直到变成化石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55
丹尼尔 ·德苏扎检查着谢尔登的炸弹 ,是出于无聊好奇或纯粹发神经 ,乔看不出来 ,因为他已经麻木了 ,站在那里等着要去见上帝 。只见德苏扎用一根螺丝起子戳进那个炸弹 ,他太太又回到屋子 ,去打那只狗 。两个孩子开始为了一个破布玩偶打起架来 ,尖叫个不停 ,直到德苏扎狠狠瞪了她太太一眼 。她放开狗 ,开始揍两个孩子 ,拍打着他们的脸部和颈部 。两个小孩震惊又愤慨地哭号起来 。 “你们弄到的这玩意儿 ,做得真不错 , ”德苏扎说 , “非常了不起 。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60
两个孩子里比较小的那个 ,是个五岁左右的男孩 ,此时停下不哭了 。之前他惊愕又愤怒地哭号个不停 ,这会儿忽然就像火柴熄灭般完全停止 ,脸上也没了表情 。他从地上捡起一把父亲的扳手 ,朝那只狗的头侧敲过去 。那狗吠叫着 ,看起来像是要朝那男孩扑去 ,但接着又退缩了 ,然后匆忙溜出木屋 。 “我要么就揍死那只狗 ,要么就揍死那个小鬼 , ”德苏扎说 ,目光始终不曾离开工具箱 , “总有一个 。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665
每个人都在抽雪茄 ,连格蕾西拉也不例外 。窗外的街道上 ,情形也一样 ——九到十岁的小孩走在路上 ,嘴里衔着有他们手臂那么粗的雪茄 。每回乔点燃他细瘦的穆拉德牌香烟 ,就觉得整个城市都在嘲笑他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756
烟越来越密 、越来越黑 ,乔看了一会儿 ,看到洞后有个黄色的圆球 ,像心脏般跳动 。他一直盯着看 ,又看到黄球中出现了红色的火焰 ,随后红黄两色被烟雾遮蔽 。烟雾现在变成黑色了 ,充满了水道 ,染黑了后方的城市 ,染黑了天空 。迪昂大笑 ,乔望着他 ,迪昂继续大笑着摇头 ,然后又朝乔点了个头 。乔知道那个点头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他们成为法外之徒的原因 。为了这样的时刻 ,保险推销员 、货车司机 、律师 、银行出纳 、木匠 、房地产经纪人永远不会知道的时刻 。
 
标注(黄色) – 14 爆炸 > 位置 2761
在这个世界 ,没有护网 ——没有什么能接住你或保护你 。乔看着迪昂 ,想起他们十三岁那年第一次去鲍登街砸毁报摊后 ,自己心里的感想 :我们大概会死得很早 。但他们这种在夜间讨生活的人 ,当你走到人生尽头 、即将迈向另一个未知的世界时 ,回头再看最后一眼 ,有几个人能说 ,我曾经破坏过一艘一万吨重的运输舰 ?
 
标注(黄色) – 15 他女儿的眼睛 > 位置 2791
她身上的那种慵懒不是懒惰 ,而是精确 。时间无法拘束它 ;相反 ,它会让时间延长 ,符合她的期望 。
 
标注(黄色) – 15 他女儿的眼睛 > 位置 2845
狗屎 ,乔心想 ,只要让一个人确定你不会杀他 ,他就会跟你顶嘴 。
 
标注(黄色) – 15 他女儿的眼睛 > 位置 2885
他的牙齿一如乔之前的猜测 ,果然发灰又歪斜 ,有几颗还往里歪 ,像是洪水泛滥过的墓园里的墓碑 。
 
标注(黄色) – 17 关于今天 > 位置 3130
“我不知道你够不够残酷 。 ”她的黑色眼珠很清澈 , “如果你够残酷 ,那就惨了 。 ” “有权力的人不见得就要残酷 。 ”
 
标注(黄色) – 18 不是任何人的孩子 > 位置 3471
因为三 K党正等着像乔这样的人出面 。他是天主教徒北方白佬 ,跟拉丁人 、意大利人 、黑人合作生意 ,同居的是一个古巴女人 ,而且赚钱是靠贩卖魔鬼的朗姆酒 ——三 K党最恨的事情 ,都集中在他身上了
 
标注(黄色) – 18 不是任何人的孩子 > 位置 3492
最近他身上隐隐冒出一种绝望的气息 ,像是努力不要溺死 。仿佛有第二颗心脏在他耳朵 、在他喉咙 、在他眼睛后方跳动 ,跳得双眼有时都突出来 。
 
标注(黄色) – 18 不是任何人的孩子 > 位置 3501
他一坐下 ,乔就从他脸上清楚地看到了那种东西 ——恐惧 。那种恐惧栖息在他的双眼深处 ,从他的毛孔里悄悄渗出来 。大部分人看不出来 ,因为这种恐惧穿着憎恨和坏脾气的外衣 ,很容易被误以为是愤怒 。但乔在查尔斯城监狱里研究过两年 ,发现狱中最坏的人 ,往往也是最害怕的 ——怕被发现他们是懦夫 ,或更糟糕 ,怕被发现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 ——加害的是其他坏人或畏怯者 。他们害怕有人会来毒害他们 ,也怕有人会来把他们加害他人的毒药夺走 。这种恐惧就像水银般 ,在他们的眼中流动 ,你必须在第一次见面 、第一分钟就看出来 ,否则就再也见不到了 。在初见的那一刻 ,他们还没把自己武装好 ,所以你有机会看到那只恐惧的动物冲回自己的洞穴 。乔就悲哀地看到 , R D ·普鲁伊特的那只动物大得像只野猪 ,这表示他加倍恐惧 ,因此就会加倍凶残 ,也加倍不讲理 。
 
标注(黄色) – 19 没有更美好的时光 > 位置 3679
其实是 ,他不了解 R D这种人 ,他们想在某种竞赛中击败这个世界 ,但这个竞赛只存在于他们的脑袋里 ,而且毫无疑问 ,这场战斗至死方休 ,因为死亡是唯一的恩典 ,也是他在这世间唯一能找到的平静 。
 
标注(黄色) – 19 没有更美好的时光 > 位置 3684
在他抱着远大雄心的这一行 ,让他越来越担心的是 ,每回他为了应急而出卖掉自己一点 ,下回就变得更容易了 。
 
标注(黄色) – 19 没有更美好的时光 > 位置 3701
事实上 ,他喜欢自己的故事胜于自己的真相 。在他自己的真相中 ,他是个次等又卑贱的人 ,老是格格不入 。他还是有波士顿口音 ,不知道怎么打扮才合宜 ,而且他老是有太多别人觉得 “好笑 ”的想法 。真正的他是个被吓坏的小男孩 ,就像一副星期天下午的老花镜 ,总是被父母遗忘 ,两个偶尔对他有点亲切的哥哥总是一声不响地来到或离去 。真正的他是一个住在空荡屋子里的孤单小男孩 ,等着有个人来敲他的卧房门 ,问他是不是安好 。
 
标注(黄色) – 19 没有更美好的时光 > 位置 3724
他看得再清楚不过的是 ,有钱人会来到这里 ,为了这座饭店的豪华炫目和精致优雅 ,也为了有机会冒险对抗被操纵的赌局 。赌局被操纵的程度 ,就像他们数世纪以来操纵穷人那样 。
 
标注(黄色) – 19 没有更美好的时光 > 位置 3763
乔看着 R D明亮 、凶残的双眼 ,望进最深处 ,看到里头没有光亮 ,只有凶残 。那双眼睛仿佛属于一只被打得太凶 、饿得太惨 、性情又太乖戾的狗 ,它对这个世界唯一能回报的 ,就是露出它的牙齿 。
 
标注(黄色) – 21 照亮我的路 > 位置 3907
我们当儿子的 ,总希望自己的父亲能看着自己 ,觉得他的种种教导在你身上扎了根 。就是现在 ,我老爸正在看着我说 : ‘特纳 ·约翰 ,我可没教你付钱给一个没跟你一道辛苦干活儿 、只想白捞的人 。 ’ ”他摊开遍布疤痕的双掌给乔看 , “你想要我的钱 ,考克林先生 ?那你最好跟我们父子一起酿酒 ,帮我们照顾农场 、耕田 、照顾庄稼 、挤牛奶 。你懂了吗 ? ”
 
第三部 所有暴力的孩子 1933-1935
标注(黄色) – 23 剪头发 > 位置 4406
在这么一个暴力的行业里 ,却有多得出奇的寻常男子 ——爱自己的老婆 ,星期六下午带孩子出门 ,热心维修自己的汽车 ,在街坊的简餐店里讲笑话 ,担心自己的母亲怎么想他们 。他们还会上教堂 ,祈求上帝原谅他们为了赚钱养家而不得不做的亏心事 。
但这一行里 ,也充斥着同样多的猪 。凶暴又愚蠢 ,他们主要的才能就是残酷 ,对待人类就像对待夏末飞舞在窗台上的一只苍蝇 ,丝毫没有顾念。
 
标注(黄色) – 26 重返黑暗 > 位置 4909
“让你明白自己真正的本质 ,而不是你想假装的样子 。你真正的本质呢 , ”他一手揽住迪昂的肩膀 , “就是个老大 。 ”他指着乔 , “他是智囊 。我们去吃午饭吧 。我知道离这边几个街区外 ,有个很好的地方 。他们的肉汁是全纽约最好的 。 ”
 
标注(黄色) – 27 比那尔德里奥的农场主人 > 位置 5019
这个梦在阳光下困倦无力 ,融入了它自身对慵懒的无穷渴望 ,爱上了它垂死时的性感低吟 。
 
标注(黄色) – 致 谢 > 位置 5260
安德森与谢泼德 ( A n d e r s o n & S h e p p a r d )以及后文提到的 H .亨斯曼 ( H . H u n t s m a n )都是位于伦敦萨维尔街 ( S a v i l e R o w )上的高级定制男装店 。